君清睡不够

《与归》a游文

◎不许纠结为啥两人会分开
◎我就是想虐我就是想虐
◎小学生文笔预警
◎媳妇中秋快乐 @俞常乐.
[去我媳妇那里看前文]

《与归》
     “都说江湖缘见,可是能有几分缘让我能把他们逐个见一面”

夜色微凉
我用手托着你的腰。[太细了,还是该多补补]我这样想着
朝着你红润的嘴唇又啃又亲
我看到你还是和先前一样
闭着眼。
真好。我在心里笑,这样你就看不到我眼里那些恼人的情绪了
我看着你,盯着你
一辈子都看不够的。一辈子……
我痛苦地闭了眼
再睁开,想把你的样子,深深地刻在我心上。
想勾勒出你的轮廓,让我放在心头
用最柔软的地方护着。
我还在亲你
你真甜。
我勾了勾唇。
察觉到你的呼吸不顺畅,我依依不舍地从你身上移开一些距离
当真是我的蠢媳妇,这么久还没学会换气。
我心里笑,却又针扎一样疼
细细密密的疼
我用额抵着你。你还在我怀里,真好。
我深吸一口气,却差点把自己噎住。
我在尝试让自己冷静。
至少,在我走之前,给你留个好印象。
“我……大概要走了”我终于开口
“去哪”那样好奇的语气,仿佛要随我去游山玩水“我们回江南吗?亦或是和你回华山?好似蝙蝠岛也不错……”你那嘀嘀咕咕,打着小九九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真好,你又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我的傻媳妇,你是从何得知我想同你共泛舟于江南上,想带你去华山见我们掌门,告诉她——这是我媳妇,我更想带你去蝙蝠岛,听说那儿有很多奇珍异宝,新鲜玩意儿什么的 你最喜欢了,不是吗……
“不是江南,亦不是华山,更……更无用讲蝙蝠岛。”我开口,却说出这样一番话。
你是否会怨我。我已经在心里想。
罢了,怨也是应该的。
“那和我回云梦吧!师姐师妹可都好……”你眉飞色舞的样子,我也想刻入心中。

你的这些样子,都是我能看到的,真好。
我不语,只是凝视着你。望向你的眼神愈发温柔。
我用手轻止住你的嘴。
“我要离开这江湖了。”我轻声道,害怕打破了你一番美好的未来。
你僵住了
我心疼了
终究还是惊到你了。
我左胸腔里那颗跳动的东西,仿佛随着你一瞬的僵硬而停止了跳动。
没由来的窒息感。
还好,你没哭。
“隐归山林也好,世外桃源的生活也令人向往……”
是好,极好,都依你。我多想这样附和你
我的常乐
“常乐,我是真的要走了。”
太残忍了
我开始责怪自己考虑不周——我该留封信给你,然后直接走掉的。
可是我不忍心。
我在想,在你哭的时候,你能在我怀里,我能抱着你,想让你把所有的不痛快都哭出来,想让你趴在我的肩上,想你的眼泪打湿衣襟,浸过那些纹路,再浸进我心里。
那样我可以亲亲你的眼角,用舌尖勾走你的泪珠,你的苦与痛,我都能和你一并。
那样晶莹剔透的,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
“为何?”你问
空气中似乎有一点湿润
怪了,今晚的风怎么吹的人这样闷。
“江湖不值得我留恋了,想去别的地方玩玩。”
“那我同你一起去”
“可我,暂且不知去哪”
“几时回?”
几时?……回……?
我在心里反复琢磨这几个字
回吗?
我在问我自己。
“累了便回,也可能不回”归期无妄
我已经不敢看你的眼睛
不敢看你的眼眸中黯淡下来的星星点点。
我搂着你的手有些抖,
我亲爱的,希望你感觉不到我在害怕。
害怕失去你。
俞常乐
俞常乐……
我在心里把你的名字念了又念

常乐
我愿你常乐
愿你无我也常乐

“你不要我了吗……”
总这样多想,要我如何放心
“整个江湖,我最放不下的……便是你”
“那为什么走”
你要我怎么回答。
于是我不答。
我碰了碰你的额头,偷嗅你发丝的清香。
想再把头埋到你肩窝。
“媳妇 我心悦你”
也舍不得你
“去找一个更好的情缘吧”
“我走了,珍重”

剑和箫,我未带走
既要隐出江湖,那便退的干净些吧。
我听到你的抽噎
心也归你了
我就带着我那一文不值的一身正气
行于江湖之外

《与归——二》

从江湖隐去
最先告别的却是你
再陆续告别师兄、师父
最后只身一人
噢,这还有个同样无家可归的武当。

才别几日,我甚是想你
你饮食可好
睡觉是否安稳
是否有人欺负你
……
那么蠢的你
还在等我吗
摇摇头,想把这些纷繁抛却
阿鸢劝我借酒浇愁
“借酒浇愁愁更愁”
我对他说
这家伙
居然把我拉到烟花之地
还未踏进门,俨然一股子粉饰味扑面而来
我不知怎么想起了你的美好与清秀
鼻尖一算
这粉饰居然迷的我眼睛疼
“你进吧……我……我来不惯这地方”[仿佛负了你]
我朝阿鸢挥挥手
“诶……!”
我没有理会身后急促的挽留
一跃上屋顶
似有凉风
一如那晚,夜色微凉
心中难受得很
我脑子一热,从客栈顺了一壶酒
酒入喉

我正需要这样的烈
你从前不让我碰这些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了
瞧我这没出息的,怎么又想起你了。
不是我这混蛋先狠心的吗。
身边有人的气息,我知道是阿鸢
他未拦我,他或许知道拦不住我吧
我继续把酒往嘴里灌
一壶又一壶
原来我酒量也还好
我想让阿鸢拦我
我想让他说
“别喝了,你家那小媳妇该不喜欢了”
可是他没有

夜色越发浓了
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大口大口地,贪婪地呼吸着空气,我被呛的止不住地咳嗽
眼泪似乎终于有点理由冒出来了
入喉的,是酒是泪?
混沌的脑子里蓦地疑问
却也懒得深想

到最后,我醉的不省人事
阿鸢将我拖回客栈
免得我大喊大叫,在外头扰了人清梦。
我抱着柱梁
“俞……
俞……”
我用尽力喊了几声,继而都是低头呢喃
“鱼?想吃鱼?”阿鸢问我
我喉头被堵住了
我说不出话,只能用力呜咽
阿鸢的话我也听的不真切
可我听到“鱼”这个字音
我拼了命点头
我想要我的俞常乐
我的鱼鱼

阿鸢出去了。

我想放声大哭
可是我哭不出了——
浑身酒气,发丝乱飞,口中还说着让人听不懂的字音
你一定很讨厌这样的我
于是我又努力摸索起来想要洗脸
怪了
那铜镜里,怎么又是你的倩影
——“清,我这发簪,好看么”
        你笑的甜甜,那酒窝柔柔和和
——“极好,配你甚好”
         我一偏头,亲在你嘴角
我痴痴地望着铜镜笑
伸手触摸,铜镜的冰凉弄的我一个激灵
再一晃眼,镜中人始终是我一个
“君清,这下你身边真是清了”
我苦笑,却挤不出一滴泪
让我哭吧
我把脸埋在双手间,想你细嫩的柔夷轻抚我的脸
用轻轻柔柔的声音说
“没事的,都会好起来的”

太失败了
这要我如何见你。
如此不修边幅,一定是你最厌恶的模样
我痛昏过去。

第二早
头痛欲裂,一睁眼还有点眼冒金星
抬眼看到烤鱼的阿鸢
我转过头,终于流下一行清泪
俞常乐
我的好媳妇
我是不是病了
一定是的
你们云梦本来就是医者
你能来治治我这病吗

你不能来
我这个让你伤心的混蛋
你不能来
你要常乐

与归——三》

我想让自己努力忘了你
我拉着阿鸢去从军
我又束起了头发
穿整好衣裳
对着铜镜一笑
竟是你每天喜欢看我弄的扮样
我撇开脸
习惯性地想让你把剑递给我
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我那悬在空中的手,竟是这样尴尬
心脏又疼了
这病
或是好不了了
阿鸢给我弄来一把剑
很好
和震岳很像
却还是少了些什么
罢了,如何能求十全十美呢

我在战场上杀红了眼
怎么能让我不眼红
看见他人
我总想
他们是不是见过你是否和你有接触
是否……
于是我抑不住我的杀意
黄沙漫漫
眼睛又被迷住了

低头看自己的手
新伤
旧伤
不知是谁的血
染红衣角,再漫延开来
你看
我又穿上了红衣
你喜欢吗

我惊觉喉头腥甜
你说
我这病是不是又重了
你要是看到我这样
肯定又要责我一顿了
你会怎么责我呢
我慌忙去擦嘴角的血迹
却将衣袖上的血迹也弄到脸上
你有看到吗
我慌张地四下张望
可是啊
我寻不到你
我便笑了
你没看到,真好

远处似有箫声
且似我常吹,你伴我唱的《与归》
婉转凄凉
悠悠从边远之地传来
我笑了
明明是吹曲人
何时变成曲中人

《与归——四》

入秋了
阿鸢问我是否要去看枫树
我脑海中勾勒出大片的火红
摇摇头
你穿红色可比那枫树好看多了
可惜你平生喜欢素色
红的……
便是喜服了吧
我不敢往下想

《与归——五》

    
“不应该舍弃了   死心了    放手了   断念了   无可奈何不耐烦”

“笑自己情绪太泛滥形只影单”

——“回吧”阿鸢转身
       不是询问,更不是试探
         他对我说
我张了张嘴
却无话可说
我这幅样子
该去打扰你吗
向铜镜望去
里边的人瘦削的不成样
死气沉沉
没有阳光
我想摇头
却闭上了眼

初见你
你在鸡鸣寺下恢复
我心里不觉发笑
怎么还有人这般蠢
“幸会,今晚你好吗”

梦醒
阿鸢说已替我飞鹰传书给你捎个消息
你会看到吗
你的住址是否已经改变
家里的蓝楹还在吗
你会原谅我吗
……
愈想心愈痛
抱歉了
我的俞常乐
我终是没让你常乐

这样一想
似乎和你隐居山林
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像你们云梦
本也是不怎么入世的门派
不是吗

我闭上了眼

【华云】与归(赠清)

mua

俞常乐.:

-其实是关于a游的一篇文,近来着实忙得不行,故一时起意,草草写就。
-写我和她,予她。@君清 
-她说也回一篇与归赠我,我便等了,等我的华山回来。



亲爱的清。
与你别数日,如隔三秋。
那夜月似弯钩,浮光跃金。月光从树杈间影绰投下,顺手拂过几片楹花,夏蝉在入秋前不顾一切地鸣叫着,响彻天际。
忆你那晚吻我,唇齿缠绵,一手指尖入发,另一手则揽着我的腰,抑或是你常常握剑的缘由,手上布一层薄茧,摩挲着我腰间的软肉,引火烧身。你死死地摁住我,堵着我的唇,我不知你今晚为何如此焦急,我不张嘴,你便掐我腰上的软肉,我正欲惊呼,微微张嘴,你的舌尖便撬开我的牙,势不可挡,长驱直入,直把我憋得如濒死的鱼般才堪堪松口。你额头又抵着我,默不作声,良久才开口。
“我……大概要走了。”你说。
“去哪儿?”我好奇,“我们回江南吗?抑或是和你回华山?还是蝙蝠岛?”
我当时一副嘀嘀咕咕的小模样,十分兴奋的样子,头上钗的蝴蝶一蹦一跳,我手舞足蹈。

心想着这里也好,那里也好。
总之有你的地方都好。

“不是江南,抑不是华山,无论蝙蝠岛。”
“那我们一起去云梦?师妹师姐都可好了……”
“我要离开这盏江湖了。”你轻声道。
我装作没听懂:“归隐山林也很好,世外桃源的生活令人向往……”
“常乐,我是真的要走了。”
那头上钗的蝴蝶倏然停止了跳动,原来叮当作响的夕色铃也被扼住了咽喉一般,隐去了声响。
我亲爱的,你知不知把我推进冰窟了,明明是夏,我却被冻得动弹不得。

我心里之前最不愿发生的事情近在眼前了,往日送走的亲朋好友不计其数,但那时我望着身边的人儿,心想我是不会走的。
有你的地方,便是江湖。
可没有了你,这一切又算什么呢?
“为何?”我望着你。最想听到的是你迫不得已离开,那我可尽我所能助一助你;或是舍不得我之类的言论,我想怎样都想留住你。
“江湖不太值得我留恋了,去别的地方玩玩散心。”
“那和我和你同去。”
“可我也暂且不知去哪儿。”
我沉默了一会儿:“那去几时回?”
“归期不定,累了可能便回了,也可能永不回了。”
我们头缄默,实则是不知该出何言,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
“你不要我了吗……”
“整个江湖,我最放不下的便是你。”
“那为什么走。”

后你如蜻蜓点水般掠过我的额间。
“媳妇,我心悦你。”
“去找一个更好的情缘吧。”
“我走了,珍重。”

眼泪和汗水把我的额发都糊在脸傍,你往日就嫌我哭着难看。
可我这会当真忍不住了。
泣不成声。
我想我这副样子更留不住你了。

浑蛋,哪有这样别人的,尽会惹我伤心。

可我永远是你这只小狐狸的鱼鱼啊。

我现在什么也听不见了,无论是在头顶聒噪的夏蝉,抑或是腰间的夕色铃。
我想她们此刻都收敛了声响吧。

已是子夜,月敲山门。
这是我最后一吻了。




与你别数周,甚是想念,我坐在门前塌上,发觉好似入秋了,院子里的枫叶都红了,一张张地铺满了青阶,踩起来便沙沙作响,烈得像你。

忆往昔子虚来中原,我便邀她来晴川渡座坐坐,她夸我宅子置得好生好看,虽家里布置都是你一手操办的,我对之真是一窍不通,可还是骄傲道:
“那是自然。”
我与她讲宅子的摆置,我只辩得出家具好坏,但放置真要是一点儿也不会,努回想着你的说辞,她被我的头头是道的样子唬住了,一副“你对建筑真有造诣”的样子。

总归说倒是你厉害。

她可能是认为我可爱布置宅子,故近来她总邀我同去捕烟火,说是新来了会做新家具的匠人,想把家中的家具换换新,我近来也闲,便随她同去了。

倒是新添了许多摆说的物件,甚是好看, 我猜你定喜爱。

过些日子子虚来来家中做客,发觉家中同她上回来时一样,便以为我不喜唐风的家具,是当初抵不过与她情谊尴强同去的。她双手焦急得不知打哪儿放,心里愧疚得不成样子。

我见不得她那样,便道:“不是同你想的那样。”
她抬头,一脸的不信,眼中更愧疚了。我好笑,都说华山女弟子都如高亚男师姐那般烈,我看到了你才信,可好似子虚是个例外。
“我不会布置院子的。”我笑着她。
她一脸愕然。
“家里都是她布置的,我一窍不通,只是偶尔替她打打下手罢。”
“且新置的家具我不是不爱,反而是喜欢得紧,却不知怎么摆得像她想的那样好看。”
“那清师姐不在你便指挥我吧,我无妨的。”子虚看着我。
“她……你别劳神了,我怕她回来认不出。”
她笑我街坊牌号怎会不记得,家里的蓝楹如此大株呢。
街坊牌号在那里,不会认不出来。
和你亲手植的那株蓝楹,你定不会忘的吧。
你的常乐你会忘了吗?
我好怕你忘了啊。

清。
剑和箫我都替你好生收着呢
去外面玩儿累了就回来吧。
回来看看我好吗?
我想你了。




与你别了快一年了,子虚到是时常来陪我,也常说你置的宅子真是久看不腻,她真是对晴川渡这地念念不忘。
我总能从蓝楹的枝桠间看见明月,子虚今夜来同我饮酒,是上好的桂花酿。

我才知又一年了。

细细想想,能同我共饮的好像不剩几人了。

院里的桂花树是与你同蓝楹一起栽的,你嫌拾桂花麻烦,正是抱怨,脾气又硬,便撸起袖子不干了。
“桂花糕不吃啦?“我似笑非笑。
“吃呀!怎能不吃呢?你揉了揉我的头,我愤愤走了。
“那便自己去拾!”
“拾便去拾了,为了媳妇的桂花糕,怎地也值了。”
“就会在这阿谀奉承!”我嗔笑。

今年的桂花地纷纷扬场地落下了,香气溢得满院都是,如丝如缕,如梦如幻。子虚问我今怎的不做桂花糕了,她特意带了上好的桂花酿来配。

我看着一脸渴望的子虚。
笑着看着桂花落了满地。
“今年没人拾桂花了。”

我细细地擦拭着你的震岳剑,手边是你的栖松箫,上头缀着的穗子红得像血,我便又忆起你穿红衣好看,我独爱素色,却偏偏爱看你穿红衣,好看,衬你。

“子虚,你知道对人讲'今晚月色真美'是想要说什么。”
“俞师姐是想让人答'风也温柔'吧?”
“是了。”我抬头望着如弓的月,“可我教了不知多少遍,她都只会那最直接的一句”

“我心悦你。”

我同你往日在月下,你吹箫,我作歌。天上的阴雨险些掩过本就极细的月。

“俞师姐喜欢听箫啊,我如此久竟然不知。”子虚看着我手边的箫,“清师姐的箫真是上上好。”
我抬头。
“可惜无人再吹了。”
我转念一想道:“子虚,你会吹箫吗?”
子虚笑了笑:“华山弟子都会吹箫,就如你们云梦弟子个个学医罢。”
我一瞬间笑出了声。
可云梦弟子不是个个都妙手回春。
华山弟子吹箫,无一人如你。
我心中的你。

“子虚会吹《与归》吗?”
“会。”
“那我便伴你唱吧。”

子虚吹与我听,她吹得真实极好,入倾入诉,声声断肠。
可她吹不出你一分的感觉,相同的曲子,却吹不出你一分的感觉。
我抽泣着,再也唱不下去了。
泪流满面。
我发觉我是真的失去你了。

“虚,宅子按你的喜好动吧,她的摆设我不留了。”
子虚沉默了一会儿,问我道:“蓝楹还留吗?”
“……不留了,都不留了。”



我又梦到你了。
是我们的第一次,在芳菲林,我失足于鸡鸣寺,你伸手搭救。
繁花似锦,连江南的天都映红了一片,你踩在花瓣上,脚步轻缓,花瓣柔软,心房温软,你就这样渡到我心上来了。
我好似又见到了当时提着归鸾灯的自己,笑意盈盈。我看你本上挑的眉眼柔和了起来。
我便知何谓一见倾心了。

“云梦 俞稚,你叫我的字常乐吧。”
“华山 君清。”

那是我见你的第一面。
现也是最后一面了。
子虚还是留下了蓝楹,说长势极好,她舍不得移。
我把灯和铃同你的剑与箫都放在蓝楹树下。
插上门闩,迈过门槛,今夜的的月弯得好似你离开的那一天。

我好像又看到你在江南陪我散心。
“常乐,常乐。”你唤我。
“做甚?”我回头。
你笑了:“无事,就想叫你罢。”
无论何时,我便回头了。

可再也没人叫我回头了。
也没人唤我常乐了。

院里送来飞鹰。
我懒去看了。

江湖再无常乐。
珍重。

Fin.